支付江湖再起波澜 数字人民币又出大动作:伤害不大但威胁极强?

近日,数字人民币APP更新,“网商银行(支付宝)”已呈现可用状态,网商银行成为继六大国有银行之后的第七家银行,也是接入数字人民币的第一家民营银行和互联网银行,而另一家民营银行微众银行(微信)显示即将开通(www.shouxue.net)。

从2020年开始,数字人民币在北京、上海、深圳、苏州、成都、雄安等多个城市陆续试点,累计发放“红包”过亿元,试点范围涵盖线上、线下等不同交易场景。

今年3月,大连市首单数字人民币B2B支付落地;3月中下旬,国有六大行网点开始全面宣传数字人民币账户开立;4月末5月初,数字人民币在上海第二届“五五购物节”上亮相;五一小长假期间,海南、青岛、大连等地均启动了数字人民币的景区购票应用场景,上海自启动数字人民币试点以来,先后在医院、地铁、校园、物业、停车、教育等场景开通了数字人民币渠道。

数字人民币在全国的测试已驶入快车道,未来,数字人民币能否在“支付江湖”中占据一席地位,甚至一统江湖?这不得不从支付宝和微信支付说起。

支付宝、微信支付的二元江湖

在微信支付横空出世之前,支付宝可是国内移动支付市场的龙头老大,一直到微信支付的出现才将“一家独大”变为“二分天下”的局面。

2014年,微信吹响了移动支付战争的号角:当时拥有6亿用户的微信上线了“新年红包”,借助我国最具特色的春节长假引发了强烈反响和广泛传播。一个春节假期,微信凭借“红包”功能,让超过3000万用户绑定了自己的银行卡。据媒体报道,这个数据相当于“微信只用了一个礼拜就把支付宝经营了十年的成绩做到了。”

紧接着,腾讯入股滴滴,微信支付大手笔撒下14亿人民币迅速布局社交与出行等高频场景,最终将用户数提升到1亿。而在同年5个月前,成立4年的支付宝刚刚达到这个成绩。在后面几年中,微信支付通过各种补贴以及大批量布局线上线下等消费场景,逐渐蚕食支付宝的移动支付市场份额。

2015年——

支付宝:1月支付宝上线芝麻信用;4月上线蚂蚁花呗、借呗;6月上线“口碑”;7月独家接入肯德基。

微信:5300万元冠名春晚;2月开启“微信支付日”线下商超补贴活动;9月独家接入麦当劳。

2016年——

支付宝:2.688亿元冠名春晚并推出“集五福”活动;8月推出“朋友圈”等社交功能;11月上线“圈子”功能。

微信:12月拿下与星巴克合作,包含9个月的排他期;12月美团外卖接入微信钱包;12月马化腾宣布微信支付在线下份额全面超过支付宝。

2017年——

支付宝:3月上线“收钱码”;发起红包补贴活动,大肆覆盖小微商户;9月正式上线“刷脸支付”。

微信:3月摩拜单车接入微信支付;11月上线乘车码;接入中国铁路12306。

……

根据易观数据,2013年支付宝的市场份额接近80%,截至2020年Q3支付宝以55.39%的市场份额依旧保持行业第一,财付通(微信支付)的市场份额为38.8%排在第二,两家占据了移动支付94.19%的市场。

数字人民币能否与第三方支付和谐共存?

数字人民币试点不断加速,必然会对第三方支付机构的支付业务带来冲击和挑战。未来如何与支付宝、微信支付等第三方支付和谐共存,成为不可避免的问题。

1月20日,央行发布了《非银行支付机构条例(征求意见稿)》(以下简称《条例》),首次提出支付领域反垄断,明确界定相关市场范围以及市场支配地位认定标准,维护公平竞争市场秩序。同时,《条例》对支付功能的重新划分定位。有业内人士指出,《条例》的出台实际上与数字人民币加速推广有内在的关联,且近期监管层多次强调“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”,数字人民币切入移动支付领域,亦是为了改变当前微信支付与支付宝两家独大的局面,承担起涉及国计民生领域的移动支付。

至于很多人怀疑的“数字人民币是否会取代支付宝和微信?”更是不用担心。虽然数字人民币可以直接支付,但是因为支付宝和微信对场景布局的规模之广影响之深,未来将不会出现谁取代谁,而是长期共存。

实际上,数字人民币与其他第三方支付并不存在竞争关系,它们并不在一个维度上。2020年10月,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表示,支付宝和微信是金融基础设施,是“钱包”,而数字人民币是支付工具,是“钱包”的内容。一个是钱,另一个是支付工具,相当于钱包,完全性质不同的两个东西,当然没有可比性。

通俗理解,数字人民币是“钱”,交易时相当于拿着一把“电子钱”直接付给商家。而支付宝和微信是“钱包”,里面既能装银行存款货币,也能装数字人民币,付款时从“钱包”里面拿钱给商家。

数字人民币的未来

4月18日,博鳌亚洲论坛2021年年会如期举办,数字人民币亮相博鳌,引发强烈关注。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李波在年会上表示,接下来央行将做好三方面工作:一是做好试点,扩大试点项目范围;二是进一步完善数字人民币基础设施,进一步提升系统的安全性和可靠性;三是建立相关的法律和监管框架。

“科技、网络、手机终端的发展,让数字支付更便捷。为建立方便、有效、成本更低的支付体系,我国开始推出数字人民币。”博鳌亚洲论坛副理事长、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说,数字人民币的起始点是做好零售系统,提高零售系统效率是开展其他所有业务的基础,数字支付也是零售系统的升级换代。而对于数字人民币未来走向,李波表示,目前,数字人民币的发展重点主要是推进其在国内的使用,也正考虑在更多场景、更多城市进行试点,并在试点过程中进一步加强生态系统的建设,“我们的目标就是要建立一个非常扎实、健康的国内的数字人民币生态系统。”

随着未来数字人民币广泛使用,优势将更加突出,我们也期待数字人民币为生活带来更多便利。

主营产品:四 棒机,挤出管机